监督电话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登录|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钩沉>

第一章 封侯非我愿 一心寄沧海

来源:发布者:时间:2019-09-11

我最喜欢的古代商人是范蠡范少伯,他是将商道贯彻到天下的第一等人物,在我们盐湖城更是被奉为尧、舜、禹一般的圣人,几乎家家户户的中堂里都挂着他的长身画像。其实,我喜欢范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就是他面对功业的那份洒脱。前者是谈笑间帮勾践报国仇、雪家恨,后者是急流勇退,携美人隐于江湖。

我们盐湖城也有一位倾城佳丽,她的名字叫闵荷,看到她,人们就会不禁想起同是三晋之地的杨贵妃,因而大家都喜欢叫她赛玉环,我也觉得她比杨玉环还漂亮。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得到闵荷的芳心,最好将来她能陪着我云游四方。闵荷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的念头,她每天都在忙着做菜,她是街角宴客楼的掌勺,宴客楼的老板是她父亲。在她看来,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以赖着她为名,每天在宴客楼混吃混喝。

盐务学府的程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,今天是他六十岁大寿的好日子,两个当官的儿子为他包下整个宴客楼。贺寿者熙熙攘攘,厨工忙得焦头烂额,戏台子也已经搭了起来,几个小生正在哼哼喝喝地试嗓子。我把买好的礼物递给老爷子,便轻车熟路地来到后厨,照例找个角落坐好,帮厨工们摘菜,侧耳听他们胡侃。

闵荷是家中长女,她下面是六个妹妹,到底被父亲寄予重托,几个档口逐一摸索下来,已是十余年光景过去,现时终于当起了厨头。我最喜欢看她威风凛凛地指挥老少厨工做事,仿佛让我见到了《花木兰》中的女将军。两个闲聊的老厨工忽然假装忙起来,我抬头去望,闵荷果然挑帘进了后厨。她简单吩咐厨工几声,略略瞪了刚才那两个老厨工一眼,顺脚踢我一下。

瞧你那没出息样儿,你们家老头儿花那么多银子把你送去盐务学府,是想让你将来考取个功名啥的,你却每天赖在酒楼吃白食。(闵荷)

闵老板每天都会赏我几个大钱,咱是自力更生,咋个吃白食?再说了,当官有个啥滋味?(我)

有个啥滋味?外面,你们那位程先生,他那俩儿子在平阳府当的什么芝麻绿豆官儿,可你瞧瞧今天的排场,啧啧。(闵荷)

咱要做范蠡,才不瞧这个。(我)

范……范什么?(闵荷)

范蠡。(我)

又是哪个村子的土财主?(闵荷)

他是?他不是哪个村的,他是,算了。(我)

哼,少拿你们读书人的臭架子,你不说,我还不想听呢。哎,问你个事儿?(闵荷)

啥事儿?(我)

你们学府的秦公子,他今天怎么没来祝寿?(闵荷)

我心头泛起老大的醋意,嘴上便没答应。

闵荷用胳膊肘儿捅我一下,说:问你话呢?

学府里那么多秦公子,你说哪个?(我)

还有哪个?秦日乙秦公子。(闵荷)

明天到学府,帮你打探。(我)

噢,那倒不用,我就是随口问问。(闵荷)

……(我)

喂,你别摘了。我问你,你不是和秦公子相熟吗?他最近都忙些什么?(闵荷)

你别问了。我还有事儿问你呢。(我)

你有事问我?(闵荷)

我,我还是不问了。(我)

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!(闵荷)

我怎么没出息了?(我)

那你问啊。(闵荷)

你,你都这么大了,怎么不着急嫁人?(我)

谁说我不着急了,这不是和你打听秦公子吗?哎,我听伙计说,他们家的盐场今年又丰产了……

你!我腾地站起身,扭脸儿往外走。

刚迈出两步,一个伙计急急忙忙跑进来,脸色尽是煞白。他一把将我推开,偌大的汗珠子从额角滑落,见着闵荷便大喊:程先生,程先生,死了!(连载1)


网站声明

运城日报、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
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bbin娱乐网站